顾长安

19年到来之前的更新全靠挤海绵

【昨日青空观后感】逝如朝暮

1


那天刚下班,在等公交的时候被基友疯狂安利《昨日青空》,经历过上一次一个人去看电影,被夹在人群中的孤独,我居然迅速的吃下这波安利。


10月27日晚上6:50的场。


这次更惨,和我一起进场的大部分都是情侣档,但幸好我右边是空着的座位陪我。


前面的笑点是真的很好啊,好到厅里的一个大哥的笑声感觉都要有回声了。


齐景轩简直帅爆。


是那个年纪,尤其是乖巧的好学生女生会喜欢的帅。


不羁,篮球打的好,耀眼。


每一条摘出来都能和风云人物标准重叠。


屠小意呢,嗯,就比较不显眼了吧。


成绩不好,大概也不会很活跃吧,每个课间甚至每一堂课堂,都沉浸在漫画里。


一边是惨淡的成绩,一边是困在鸡蛋壳里的梦想。


姚哲恬,当然是很多人心里的女神啦。


学习好,多才多艺,又长的漂亮。


这样看起来,好像姚哲恬和齐景轩符合小说里的套路啊。


狂拽酷炫小王子和乖巧可人俏女神。


遇见,是那个下午横飞来的篮球。


是那个下午泼洒出的染料。


混进青春里,看起来好像糟糕透了,但用袖子擦一擦,居然成了头等奖的彩票。


2

齐少说他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我这么帅的齐少除了学习样样全能。


下一秒


对不起我被齐少的美貌迷了眼。


基友安利的时候有一句话说的很对。


其实你当然猜的到后来的发展,可那根本不耽误这剧情戳进你的心理。


谁在年少的时候没有一个就算自己不承认,但提到青春的时候,深夜里还是会出现在脑海里的背影呢。


你看这三个人,在午后因为老旧的套路相识,可我们大多数人的青春里哪有那么多华丽丽的经历呢。


我们比起他们甚至更俗套。


爱上你楼下打羽毛球时的样子,哪怕你头发这时为了方便乱糟糟的扎着。


爱上你从教室门口路过时冷冰冰的深情,哪怕别人看来你这人根本不好相与。


那个时候哪里会想那么多。


就算身边的小姐妹都觉得你是疯了吗,喜欢这种人。


但那个时候,还没有超过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年龄的我们根本不care其他人的想法。


就像我也遇见过为了一个在我们看来,丑矮还很娘的邻班同学而和她高高瘦瘦对她又好的男朋友分手的同学啊。


但少有这种勇士。


大多的我们更像那个拿着画站在邮筒前的屠小意。


所以只管杀不管埋的我齐少是真的帅。


3


你会喜欢那个为了喜欢的人而努力闪光的自己。


屠小意站在邮筒前转圈圈的时候。


旁边的小姐姐问她男朋友,高中生都这么怂的吗?


可能只有屠小意们这么怂啊。


那么,问题来了,这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屠小意呢?


彩蛋的时候灯光一下子亮起来,也好像是打开了眼泪的门阀。


后排的小姐姐嚎啕大哭,整个哭声都回荡在影厅里。


旁边她的朋友在安慰她,大幕上还不停的在说些如果。


大厅里除了小姐姐的哭声没有其他的声音,我是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所以我一门心思只想知道彩蛋啥时候放,毕竟清洁阿姨特别疑惑这一厅的人为什么还不走。


结果基友告我这就是彩蛋啊。


这就是你让我必须要看的彩蛋???


我还以为是我齐少呢。


但这彩蛋真的好啊。


好到我就算是个没有故事的女同学,也湿了眼角。


人生短短百年,遗憾的事业寥寥几件,可这寥寥偏偏固执。


总要在你每段岁月里蹦出来。


提醒你,昨日青空,你未完的梦。


————

这应该是刚看完就发上来的安利来着,但我忘忘记了。终于在考试后记起来了。


真的好看,齐少真的帅。快去看!


【公子景x曹光】沙雕脑洞和题目

《震惊,回到家居然发现游戏里的npc在厨房做饭》

《求助,你们的公子景也会一直跟着吗?》

《魂穿网游之爱上公子景》

《我的npc男友》

《曹光与公子景不得不说二三事》

曹光一直觉得公子景这个npc设置的特别完美,简直是现代AI智能应该学习的榜样,每次他和公子景对话的时候,曹光都会不由自主的把他当成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不是他熟悉的代码,也不是冷冰冰的机器,就是和他一样,不,比他还要完美的人。

渐渐的他和公子景的对话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

他戏耍般的跟公子景这种古代npc说,他常用的这款手机,下个月出新款,不知道他手速够不够快,能不能抢到。

结果,出新款的当天,曹光就收到了不知名包裹,里面装着新款手机,连颜色都是他喜欢的。

最开始,曹光自以为是他哪个爱慕者。

但后来他陆陆续续收到的包裹,里面的东西都是他最近要买要用的东西,而有一些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还有游戏里的公子景知道。

游戏里公子景当然是npc,但现实里的公子景又是谁呢?

【曦瑶】爱是你我

爱是春风化雨。

爱是百炼成钢又化成绕指柔。

爱是月色之美。

爱是余生太短,陪你太短。

爱是金光瑶与蓝曦臣。

爱是在抹额上偷偷写上你的字,带在额上。

爱是在金星雪浪里用花纹勾勒出你的字,覆在心口。

爱是提笔写的却是你的名字。

爱是笔尖美人均有你的神韵。

爱是共白头。

爱是不分离。

爱是你和我。

是,蓝曦臣和金光瑶。

是,泽芜君和敛芳尊。

亦是,蓝涣和孟瑶。

————
刚到一个新的环境,整个人已经神志不清。
见谅见谅。

【曦瑶】卜他年白头永偕

要离家焦虑的产物,脑子太混乱,先发一点上来,抽空补全
——————

金光瑶是想和蓝曦臣白首不相离的。

但想这种东西最经不起推敲。

还没能想到结局呢,就陡然被告知前情都翻的车毁人亡。

一如他手里这张婚帖。

中学的时候,班里的女同学极喜欢把言情小说里那些感人至深的句子抄下来。

什么,三生三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

金光瑶替她们誊在华丽丽的本子上的时候,总忍不住腹诽,这得多大仇,才这么恶毒,一辈子不够,偏要他生生世世都箍在这场情里。

金光瑶那时候就想,如果是他,那他偏要叫那人彻头彻尾的忘掉他。

这种将他伤的体无完肤的人,是不配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的样貌甚至参与他的平生的。

可他后来遇见了蓝曦臣。

这些听起来绝情的想法就一个个变成泡泡被戳破了。

金光瑶也成了会在本子上誊”喜今日赤绳系定,珠联璧合。卜他年白头永偕,桂馥兰馨”这种句子的人。

民国的婚证上,他最喜欢的便是这一种。

鸳鸯听起来太粘腻,宜家宜室听起来太良家妇女,仿佛只这一句,是不分性别的。

——tbc

【居老师角色x张PD角色】神经病脑洞

脑的具体是居老师和张PD各种角色的洞。

 

基友现在是居老师死忠粉,我是张PD死忠粉和居老师的新粉。

 

所以我们两个人就在这个北极坑里给自己用脑洞发粮。

 

现在走,已经来不及 

 

============

1 毛猴x小兴

 

马小兴一个人侥幸的活下来。

 

住在岛上的这几天,小兴洞前总会莫名其妙的多一些果子或者几条鱼。

 

经常觉得有人暗中观察他,但是始终没有找到有第二个人存在的痕迹。

 

某一天,小兴去找吃的,遇上大暴雨。

 

回去的路特别的滑,小兴吧唧就摔晕了。

 

意识渐渐清醒的小兴还以为自己会曝尸荒野。

 

结果睁开眼,就看到一张放大的毛猴的脸。

 

小兴不出意外的又晕了。

 

再次醒来以后,小兴没有看见毛猴就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自己的伤口又被包好了,自己还在山洞里。

 

就在这时,毛猴拎了两条活蹦乱跳的鱼回来了。

 

小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先惊讶哪件事比较好了。

 

毛猴看见小兴醒来特别开心,举着手里木条上的鱼就往小兴嘴里怼,一边怼还一边啊啊啊的让小兴快吃。

 

 

 

 

(后来就过上了,你捉鱼来我做饭,你爬树来我接果的幸福生活。)

 

 

 

小兴觉得毛猴身上毛太多,就给他全都剃了。

 

刚剪完毛的毛猴,还不太适应穿衣服。

 

晚上光溜溜的就钻进被窝里拱小兴(是基友说的不是我!)

 

一双明亮纯粹的大眼睛巴巴望着小兴,小兴也不好拒绝。(我觉得马小兴不是这样的人)

 

但是,毛猴下手没轻没重,小兴经常第二天就只能躺在山洞里等待投喂。

 

毛猴老不好意思了,就早早起来去多捉几条小兴爱吃的鱼,然后一整天都守在小兴身边。

 

 

 

 

这个时候,救援队的戏份突然被提上日程。

 

 

 

基:救援队的人,突然找到了小兴

 

我:毛猴捉到鱼回来没有见到小兴?

 

基:或者救援队的人看见毛猴被吓一跳

想干脆杀了他,或者带回去供人观赏。

 

我:也可以救援队来了以后,小兴就想带着毛猴一起走。结果回去以后

 

基:不适应现代生活,最后只能分道扬镳。

 

我:然后救援队的一个人酒后无意,把毛猴这件事说出去了。

被一个研究这个的人听到了,就派人抓走了毛猴。

 

这个时候,小兴因为回到现代社会,和毛猴已经有了冲突,就以为是毛猴自己回去了。

 

直到某一次意外去到关毛猴的研究所,听到了毛猴凄厉的喊声。

然后就是巴啦啦把毛猴救出来。

 

基:然后觉得两个人确实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只能忍痛,把毛猴送回去。

 

我:然后小兴娶妻生子,毛猴一个人在深林里,不知明日昨昔。

 

 

 

 

 

我:其实,按照小兴后期黑化

 

基:会把研究人员搞死吧

 

我:小兴很可能会把毛猴骗回来

然后

 

 

 

供人欣赏

 

 

 

 

 

 

 

2迟瑞x二月红

 

迟瑞和二月红是相好,这事,大家都知道。

 

后来迟瑞去剿匪,掉下山崖,吧唧就把跟二爷有关的所有记忆都忘了。

 

迟瑞刚被救回来的时候,二爷衣不解带的照顾他,身边人毫不隐瞒的把他和二爷的关系告知。

 

但是,迟瑞觉得他现在不喜欢二爷了,就和二爷掰了。

 

娶了他自以为喜欢的女人,还喜当爹。

 

 

 

 

 

 

3罗浮生x二月红

 

 

生哥看上小美人,每天都跑去看小美人的戏,还非去后台看人送东西。

 

有一天,一个不长眼的外来人在大街上调戏二爷,二爷已经在想该给他哪一种死法的时候,生哥,突然飞来一脚给人踹飞了,并且表示,二月红是他罩的人。

 

生哥以为英雄救美,谁知道二爷实际嫌他多管闲事

 

打这以后,生哥逢人就说,二月红是他罩的,让他们以后对二月红都客气点。

 

生哥心里美滋滋,就没看明白,别人欲言又止,和“你八成是个傻子”的表情。

 

 

 

实际上,二月红这梨园皇帝,盗墓世家,哪需要一个毛头小子来罩。

 

不过是瞧着他这样好玩,故意逗弄他。

 

你说,你们二人情趣也就罢了,偏生还要连累别人来帮你们玩这种,我很弱,我罩你的游戏

 

奈何狼烟四起。

 

 

 

 

生哥,先是被下毒,解药只有张大佛爷有。

 

二爷这个时候已经为了能和生哥长久,已经说了以后绝不碰地下的东西。

 

所以,名场景,二爷雨中求药就上线。

 

但是,生哥,他就是倒霉。

 

 

 

没过多久,战场上就传来生哥挂掉的消息。

 

我二爷日常送葬之后,就去给生哥报仇。

 

杀掉日本军官xx之后,二爷被抓,被日本人注射了病毒。

 

这个时候,谁知道生哥居然回来了。

 

本以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生哥,一回来见到的就是刚刚被救出来,被病毒折磨的不成人样的红红。

 

这个时候,麻烦,雨中求药安排上。

 

 

 

 

最后,新中国成立,幸福美满,只有生哥一个人孤零零站在人群外围。

 

 

最后的最后,生哥的棺材比二爷的棺材高了一些。

——
@柳非银 虐都是基友要求虐的!嗯,对!
 

我当年是怎么做到自己给自己码粮的???

我当年给自己种过叶修x张艺兴,胡歌x张艺兴的粮,为啥现在种不出来居老师x张老师。

是我失去了我爱的深沉的土地吗!!!

【聂瑶】离家出走

在一个要开会的下午,蓝曦臣友好的接待了自己不请自来的大哥,聂明玦。

尽管离会议时间还有十分钟,蓝曦臣也不急一丝的焦虑。

直到聂明玦端起蓝曦臣友好的准备的白开水咕噜一口喝完,然后duang的放回桌子上,声音低沉的说“金光瑶,离家出走了。”

这下,蓝曦臣不光有了焦虑,眼神里还隐约带了嫌弃。

毕竟离会议开始只有九分钟了。

蓝曦臣友好的抬起手腕有模有样的看了一眼时间,笑着对他大哥说“大哥,我还有一个会议,接下来的话你能等我开完会再说吗?”

聂明玦准备好的话被蓝曦臣硬生生塞回喉咙里。

所以,聂明玦拿过蓝曦臣面前没动过的水咕噜喝掉,又duang的放回去。

然后严肃又不满的说“二弟,怎么你也变得这么不通情达理了。”

蓝曦臣觉得此时此刻如果他再说一个脏字,聂明玦指不定就会给他上一节生硬而多余的思想教育洗礼课。

所以蓝曦臣努力的回忆第一次听到金光瑶离家出走消息时的心情,以期让聂明玦满意,并且能迅速结束这场毫无意义还很可能破财的会面。

大概是去年的春天。

也是一个忙着准备会议的下午。

他的大哥冷着一张本来就格外严肃的脸,来和蓝曦臣进行了一场浪不浪漫但很浪里个当的约会。

善解人意的蓝曦臣让秘书准备了两杯冰水,并且下达了会议时间另行通知的指令。

那时候的聂明玦也是这样,咕噜一下喝掉杯子里的冷水,duang的放到桌子上,声音低沉的说“金光瑶,离家出走了。”

蓝曦臣给聂明玦递过去的水成功洒到了桌子上。

这也不怪蓝曦臣,金光瑶离家出走这件事怎么听怎么匪夷所思。

蓝曦臣向来觉得他的嫂子三弟做事很有分寸,而且很是稳重。

离家出走这种事,更适合他弟妹用来和自家弟弟玩情趣,又或者聂怀桑用来抗议聂明玦的暴政。

但聂明玦向来不在金光瑶的事情说打诳语,既然是既定事实,那么讨论是否合情合理已然是白费功夫,当下最重要的是讨论一下该怎么找到并且成功把金光瑶带回家。

在沉重的沉默里,蓝曦臣擦了擦桌子上的水,斟酌了一下说道。

“这种事问问怀桑,他也许会有办法。”

“哼,他离家出走的办法的确不少。”

聂怀桑离家出走这事,蓝曦臣也是头一次听聂明玦提到,但他丝毫不感到惊讶,并且好奇的问。

“那之前大哥都是怎么处理怀桑的?”

“他没钱了,自然就回来了。”

蓝曦臣想了想金光瑶因为没钱回来的概率大概,约等于无。

所以蓝曦臣想了想又问,“阿瑶离家前有没有什么征兆,比如说大哥,有没有同阿瑶争辩些什么?”

“他离家前,嫌我宁愿去开那些烦死人的会,也不陪他去看一场话剧。”

蓝曦臣十分清楚他现在应该把重点放在,金光瑶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件事而离家,而不是“阿瑶,让大哥陪他去看什么话剧?”

聂明玦捏着眉心,平淡无奇的说了几个话剧。

羞羞的铁拳。

白雪公主。

上贼船。

蓝曦臣掩饰性的咳嗽一声。

你可别说了,大哥。

我不是说这几个话剧不好,我说的是别管内容怎么样,就凭它们的名字,它们就不应该有资格被聂明玦知道。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诚实的蓝曦臣拿过一旁的手机默默点开了x度搜索这几部有趣的话剧。

当然善解人意的蓝曦臣还是温柔的问,“除了这个,大哥再想想还有别的吗?会不会是因为大哥忘了给阿瑶买情人节礼物?又或者大哥是不是又因为别人的挑拨训斥了阿瑶?再不然,大哥是不是”

“你说的这些事,都是陈年旧事了,我已经很久不干这种,蠢事了。”

聂明玦无情的打断蓝曦臣的话,并且打直球的说出了蓝曦臣他们对这些事的评价。

“大剧院今天有羞羞的铁拳的演出。”

蓝曦臣说完就迅速的反应过来,把罪魁祸首的手机默默的放到一边。

挂着温柔的笑,还没想好措辞。

聂明玦就冷着脸拿过蓝曦臣刚刚放好的手机,递给他。

蓝曦臣坚定的摇摇头,表示我不该在这种严肃的时候玩手机,我错了,大哥。

聂明玦只是严肃的告诉他,“打开手机,我看一眼演出时间。”

蓝曦臣迷茫的解开手机锁,然后又十分迷茫的看着他大哥认真的翻阅了一下演出时间,然后起身干净利落的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此时此刻,蓝曦臣想他是该接着思考金光瑶会出走去哪里,还是该去开会呢?

第二天,在谈判桌上遇到金光瑶的时候,蓝曦臣这么谦逊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也忍不住夸了一下,昨天继续开会的选择是多么的英明。

你们现在都管跑去大剧院看演出叫离家出走了吗?

你们现在都不用电影票而是话剧票来考验伴侣的默契吗?

你们现在谈恋爱都这么弯弯绕绕的吗?

低调一点去看演出不好吗,非得闹得连魏婴都跑来问他,聂明玦是不是真的去看了羞羞的铁拳。

难不成,聂明玦内心也娇羞的很?

大哥娇羞不娇羞,蓝曦臣说不准,但嫂子三弟是真的皮。

这天之后。

蓝曦臣经历了金光瑶想看演唱会的离家出走,聂明玦全程陪看演唱会,而他推迟会议。

经历了金光瑶想去迪士尼乐园的离家出走,聂明玦带着兔子发卡陪着,而他推迟会议。

经历了金光瑶想撂挑子旅游的离家出走,聂明玦全程负责旅游攻略,而他推迟会议。

凡此种种。

所以蓝曦臣觉得再因为这件事而推迟会议,那他简直就是无能。

所以,蓝曦臣在离会议开始还有五分钟的时候,已经把手机递给了聂明玦。

手机停留的页面,是某知名言情作者新书签售会的时间地点。

不要叫他雷锋,请替他在办公室外面挂一块聂明玦不得入内的牌子。

今天的会议,是蓝曦臣这么多年来最喜欢的一场会议,没有之一,尽管这场会议讨论的是怎么处理旗下明星魏某某违约广告拍摄,并表示要学习金氏总裁时不时就能离家出走的洒脱这件事。

————

在这个沉迷于学习不能自拔的午后突然有的脑洞,就算是我送迟的情人节礼物。虽然这个礼物只是雏形,并且十分粗糙。

【白杨宇】情敌变情人(脑洞)

居老师和杨老师是青梅竹马,居老师是那种稳重的小哥哥,稳重到发乎情,止于礼。

就算订的娃娃亲,连居妈妈都跟牌桌上的小姐妹开玩笑说,杨老师是自家童养媳,可居老师对杨老师做的最亲密的事情甚至亲密度都低于亲吻。

居老师比杨老师大两岁,杨老师比白老师大一岁。

(毕竟大三能够抱金砖,也能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咳咳。)

居老师大四的时候忙着家族事业和出国留学。

别说每天,就是每个周能和杨老师见面的时间也很少。

新的生活,遇见新的人,就会冷落旧的人。

也会比较容易被人钻空子。

杨老师大二做志愿者领新生入校。

其他的新生都老老实实喊学姐好,学姐再见。期间老老实实绝不敢多看学姐半眼,生怕因为这半眼就给自己的四年打下悲惨的基础。

可偏偏有一个例外。

这个例外就是白老师。

白老师本来是不该由杨老师带着办入学的,偏偏一点也不稳重,甚至有点流氓气质的白老师对着自己身前的学长深深一躬,“学长对小弟的大恩大德小弟没齿难忘。”

学长特别的莫名其妙。周围的人也莫名其妙。

只有白老师在直起身子的半途中就把手里的入学通知书递到了杨老师面前。

“辛苦学姐啦。”

杨老师在心里给眼前的小流氓打了个大大的叉。

当然一直到小流氓白老师顺利入学,杨老师的心里已经腾不出地方来打叉,再偏僻的角落里都打满了叉。

杨老师生命里占比最多的人就是居老师,碍于居老师,杨老师身边的朋友都是那种老实本分。

越是不同越是能吸引人。

然后居老师出国不到半年,就虚空收到了一顶隐身的绿帽子。

当然,纸是包不住火的。

居老师最终还是得知了这个噩耗。

居老师拿着白老师的资料,从头发丝到脚底的茧子都给批的一无是处。

小屁孩,还妄想染指他的小宝贝,呵,他当自己的白是李太白的白吗?

然后居老师就迅速回国。

当然,居老师虽然稳重,但他不一根筋。

所以居老师假装不知道这件事,但背地里组织了一堆“狐朋狗友”来商量怎么才能给他俩整掰。

事情还没有付诸行动的时候,居老师的恩师请居老师回母校做演讲,激励一下他的学弟学妹们。

居老师想着,有对比才能让杨老师知道什么叫高富帅,什么叫真屌丝。就答应了。

结果居老师演讲那天,杨老师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到场,反倒是白老师坐在了给杨老师准备的VIP座上。

居老师面上笑的格外得体,心里已经在研究该用泰拳哪一式让这个小子牙撒当场。

结果,居老师还没先发制人,白老师反倒是笑盈盈的自己送上门。

居老师还没等挽袖子,白老师反倒一把握住他的手。

“学长,我是你的头号粉丝,你还缺小弟吗?贴身那种。”

居老师在反手给他扔出去,还是踹出去之中选择了。

“缺,非贴身不要。”

从这天起白老师就兴高采烈顺理成章莫名其妙的成了自己偶像居老师的贴身
保姆。

买水?他去。

打印?他去。

停车?他去。

总之除了上厕所这种不能替的事情,白老师就没有不去做的。


但是这件事杨老师不知道啊。

居老师并没有在杨老师面前提过跟白老师有关的一个音节。

被居老师使唤来使唤去的白老师,每天都筋疲力竭。

跟杨老师出去看恐怖片都能睡着。

吃个饭,嘴里也下意识点出来的全不是杨老师爱吃的菜,而且十个菜里能中八道是杨老师绝不会吃的。

明明答应杨老师去旅游,结果去的前一天反悔。

最后还是居老师推掉特别重要的会议陪杨老师去。

居老师也没有在杨老师面前数落过作为她男朋友的白老师的失职。

可越是这样,杨老师心里越是觉得居老师才是最适合她的。

尤其是在旅游回去的时候,看见白老师居然和一个打扮妖艳的老女人一起走了。

(事实,这个女的是居老师的助理,听命于居老师,特意把自己画的跟个鬼似的去找白老师。)

白老师每天都被居老师使唤的昏天黑地,神奇的是白老师从来没有想过,反正居老师也不给他开工资,为什么不撂挑子走人。

那天,白老师再次被居老师使唤的x尽人亡回宿舍的时候,遇见了在楼底下等着他的杨老师。

杨老师干净利落的说了分手,扭头就走。

白老师实在没有精力去解释,想着休息好了再好好安慰杨老师,结果当晚杨老师就在居老师的建议下拉黑删掉了一切跟白老师的联络方式。

按理说娃娃亲的两个人应该美满幸福的在一起了。

结果居老师因为一天24小时有18个小时会跟白老师在一起。

所以时不时就会出现跟杨老师一起吃饭,结果点的是白老师爱吃的。

明明跟杨老师约了一起吃饭,结果跟白老师一起吃饭,直到杨老师打电话来问为什么他还没有过来,才仓促的过去。

最过分的是,那天杨老师去居老师办公室玩,白老师当然被居老师提前弄走了。

可一个小时以后,居老师特别自然的敲敲自己的杯子,特别亲昵的喊了白老师的名字。

杨老师当时就把自己手里的书扔了出去。

我以为我的娃娃亲对象是真的为我着想,结果他根本是为了自己着想???

我因为绿帽子而对娃娃亲对象充满愧疚,结果那顶帽子居然是我的快递???

我男朋友和我娃娃亲对象不得不说二三事???

原来车底下的垫子是给我准备的???

曾经,杨老师觉得自己是人生赢家。

结果,一句话之间就成了最大输家。

呵,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

尤其这俩蹄子最后出柜的时候居然还有脸来找她当说客。

更神奇的是,杨老师成了这俩蹄子成功出柜的最大恩人。

————————

我应该在学习,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脑洞。

【恋与制作人】抓娃娃

Ver.李泽言

之所以被他发现你最近痴迷于抓娃娃这件事,是因为昨天剩下的那半只布丁。

昨天之前你已经拉着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娃娃机前抓了一周的娃娃了。

当然每次都是挑的李总在开会,暂时不会查岗的时候。

事出有因。

魏谦就是此次事件的源头。

李泽言上周去巡视新开业的商厦,完全不想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李泽言旁边的你询问魏谦商厦里有没有什么休闲活动。

魏谦想了一下,指指左前方,告诉你他隐约记得那里放了几台抓娃娃机,你要是实在无聊可以去打发一下时间。

你想了想,觉得抓娃娃比木头人有趣的多。

所以你跟李泽言说想去转转,然后就换了一堆游戏币。

第一堆,挫败。

第二堆,惨败。

第三堆,惜败。

第四堆,第五堆,一直到李泽言结束此次巡视,你都没能抓起一只娃娃。

这很是激发了你的胜负心。

第二天午休的时候扯着安娜姐就去了旁边最近的商场,午休两个小时,你硬是一分钟不落的都奉献给了娃娃机。

好在,你今天时来运转,抓到了娃娃机里最丑的那一只娃娃。

但这并没有让你满意并就此停手。

你拽着悦悦又找了一台新的娃娃机。

两个小时,不知道多少游戏币,换回三个娃娃。

办公室的几位心想,这下你该满意了吧,却不知道你到底被戳到了哪根神经,第四天,第五天,一直到被抓包的前一天你都去娃娃机前奋战过。

归功于你没有吃完的布丁。

李泽言在魏谦那里知道了这件事。

当然作为一个泄密者,魏谦特别好心的提醒了你李总已经知道你抓娃娃丧志这件事。

你在是最后执着的去抓一次娃娃还是立马去找李泽言承认错误的两难抉择中挣扎时,等来了李总,和工作人员搬来的两台抓娃娃机。

李泽言在办公室众人震惊的眼神中淡定的通知你,家里他也放了两台娃娃,等你把这几台娃娃机里的娃娃抓完之后他会再给你换新。

所以,从今天开始每天中午你都要乖乖的到华锐去和他一起吃午饭。

你冲过去抱住李泽言点点头,然后迅速冲向了娃娃机。

当然因为娃娃机是自己家的,里面的娃娃都是自己的,所以玩了没几天你就失去了兴趣,并且把里面的娃娃都拿出来送给了同事们。

唯一留下的是每天和李泽言一起享受的午饭。

Ver.许墨

许墨从研究所回到家的时候,就看见你抱着一只丑不拉几的娃娃,颓靡的窝在沙发上。

许墨教授走过来顺一把毛,一脸正经的问你,你怎么能好看到让你觉得这只娃娃也顺眼了呢。

你却无精打采的把丑娃娃塞进许墨怀里,并且表达了你对这个娃娃的嫌弃。

许墨教授即时再怎么厉害,也猜不到这只突然出现在你们家里的娃娃是你和娃娃机奋战了一个下午的成果。

所以许墨教授拽了拽丑娃娃头顶的毛毛问,抽奖抽到的?

你特别夸张是挥挥手,什么抽奖,这简直是坑人。

然后许墨教授就在你义愤填膺的诉说中很开心的笑了。

所以,这是抓到的?

你点点头,一想到贡献给娃娃机的那些毛爷爷,再看看这只丑娃娃,你简直想再抓个一百块钱的。

可是,娃娃为什么这么难抓。

你特别丧气的把自己埋进许墨教授的怀里。

许墨教授看了一眼时间,先是把丑娃娃放到一边的沙发里,然后把你从沙发里捞出来。

走吧,出门吃饭。

往常听见吃饭都很开心的你,头一次这么提不起兴致。

当然这点丧气在许墨拉着你进行的饭后活动时消失的一干二净。

你接过许墨教授递过来的娃娃,费劲的把它挤在你抱着的一堆娃娃里。

旁边姑娘们羡慕的眼光,让你不自觉的把娃娃们举高了一些。

许墨教授简直太帅了。

你看向身前挽着袖子的许墨。

还来不及想好一百字的夸赞,许墨便弯下身子又拿了一只娃娃给你。

周围的人慢慢围过来,并且发出了各种赞叹声。

对你来说难得要死的事情,到了许墨手里简直是入门级别。

你简直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到的。

后座上堆满了许墨抓来的娃娃,副驾驶的你一路手舞足蹈的感叹。

许墨教授只是在到家的时候同你讲,因为想着你,所以什么都变得简单起来。





Ver.周棋洛

周棋洛赶完通告回家的时候,并没有如猜想中见到应该在家里的你。

他翻了翻你们的聊天记录,确定自己告诉过你今天会回家的消息。

可是你却没有在家里等着他,这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周棋洛带着不解打通了你的电话。

你正因为又没有抓到娃娃而暴躁,甚至没有看一眼来电显示就语气冲冲的接听了电话。

周棋洛问你在哪里。

你忽然想到周棋洛今天回家的事,你特别不服气的看了一眼仿佛在嘲笑你的娃娃机,跟周棋洛哭诉了一下午零记录的惨痛经历。

周棋洛询问了你的具体位置,并让你在原地等他。

挂断电话两秒,你就又换了一堆游戏币。

反正站在这里也是等,抓娃娃也是等。

周棋洛赶来的时候你最后两枚游戏币也宣告失败。

周棋洛笑着揉揉你皱着的脸,然后换了两堆游戏币,你们两个人就站在两台娃娃机前奋战。

诡异的是,你们两个人没有抓到一个娃娃。

然后你们两个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浓浓的战意。

没有言语,就各自兑换了新的游戏币。

周棋洛先抓到一只,你在最后两枚的时候也抓到了一只。

然后这并没有打消你们的战意,让你们结束这场战斗的是突然认出周棋洛的粉丝。

然后周棋洛拉着你,你抓着娃娃迅速的跑路了。





Ver.白起

按照学长的性子,大概就是陪在你身边,看你一次一次和娃娃机奋战,然后负责给你换游戏币和打气吧。

当然学长可能会利用风给你制造一点惊喜吧。

————
灵感来自于这几天沉迷于抓娃娃不能自已的我基友。

玄麒的大长腿和腹肌啊,不该把自己捏的这么娇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