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安

懒癌晚期患者

我可能要入战沁的坑了,想看粮,但我还有三项作业没完成。


哭唧唧。


中秋快乐。


也许吒哥和饼饼就在里面休养呀。

【藕饼】迷路的人 一

 

你有没有遇见过这个人,每天都等在这里的那个人。

 

 

 

1.我在东海边遇见了一个怪人。

 

我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去的海边,可是很奇怪,海边的风浪很大,好似有什么暴风雨要来一般。

 

可是我回头看了看来路上的阳光,觉得好神奇。

 

如果当时有另一个人和我一起,那么我可能就遇不见这个人了。

 

幸好我当时只有六岁,还是好奇大于恐惧的年纪。

 

虽然被教导刮风下雨的时候不要去海边,但是现在是晴天不是吗。

 

我一点也不在意阴沉沉的云,也不在乎好像藏着妖怪一般不平静的海面,我只在乎还能不能找到好看的贝壳。

 

然后,我就找到了我觉得最好看的贝壳。

 

他坐在礁石上面,像他坐着的礁石一样一动不动。

 

可他是真的好看啊。

 

即使他的头发是少见的蓝色,但是那蓝色好似能把蔚蓝的天空都比下去。

 

最好看的是他的双眸。

 

一眼望去,他的眼眸里好像装满了大海的深邃与神秘,又带着星辰的纯粹。

 

如果谁能被映在这双眼里,一定会因为里面的温柔而沉醉。

 

这个人真的好看呀。

 

好看到连贝壳对我也没了吸引力,能让我一直安静的坐在他旁边看着他。

 

可是这个好看的人,真的好奇怪呀。

 

 

 

 

 

2.怪人问我,你认识一个穿红色兜兜的小男孩吗。

 

我只不过坐了一会儿就难受的很,所以我想难不成是他坐的这块礁石比较舒服吗?

 

我虽然只有六岁,但我也知道要获得别人的同意,才能去碰别人的东西。

 

所以我拽着自己的红色裙子有点忐忑的问,“大哥哥,我可以坐一下你的石头吗?”

 

可是不知道是他想事情太认真还是我的声音太小,我等了好久,裙裙边都被我捏皱了,这个好看的哥哥也没有理我。

 

我有些难过,还有些不知所措。

 

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被拒绝过。

 

眼泪一颗一颗的就掉到了沙子里,一会儿就不见了。

 

这样就不会被说哭鼻子丢人啦。

 

可是这两颗眼泪没有掉进沙子里,因为他们落到了大哥哥的手上。

 

大哥哥终于回过神来,帮我把眼泪擦掉。

 

“是眼睛掉进沙子了吗?”

 

大哥哥的声音真好听啊,比娘亲每次哄我入睡的声音都要温柔。

 

可是。

 

“大哥哥好笨,是沙子掉进眼睛啦。”

 

大哥哥好像被我凶住了,连眼泪也不帮我擦了,只是低着头。

 

我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把脸上的眼泪沾下来然后轻轻蹭到大哥哥手上。

 

“是眼睛掉进沙子里了,所以沙子才会哭。”

 

 

 

 

可能是我太小,太不会安慰别人,所以这个好看的大哥哥好像更难过了。

 

如果他头上有角的话,那他现在肯定把小角角都弄弯了,因为他好像难过的要哭了。

 

我每次惹娘亲生气,只要扑进她怀里,蹭一蹭她的脸,然后软软的喊娘亲,娘亲就不会气了。

 

我想,可能我这样做,大哥哥也不会难过了吧。

 

可是大哥哥太高了,我碰不到他的脸。

 

我只能先用自己的脸蹭一蹭大哥哥的手,他的手凉凉的,我有一点不太喜欢,我努力翘脚也够不到大哥哥的脸。

 

可能是看我翘脚的样子太可爱,所以大哥哥突然笑着蹲下身来。

 

他笑起来真的太好看了,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好看,比我娘亲也好看,但是只好看一点点。

 

虽然大哥哥不难过了,但我还是用自己的脸去蹭了大哥哥的脸。

 

因为他好看呀。

 

大哥哥替我把捏皱的裙裙边顺了顺,又摸了摸我的两个小揪揪,我以为接下来大哥哥就要夸我可爱了,每个人都会夸我可爱。

 

可是大哥哥问我。

 

“你见到过那个穿红色兜兜的小男孩吗?”

 

 

 

 

3.可能怪人小时候也要穿红色兜兜,扎两个啾啾吧。

 

我很认真的想了想,好像隔壁牛叔叔家的小弟弟穿的就是红兜兜吧。

 

哎,刘奶奶家刚满月的小弟弟穿的也是红兜兜吧。

 

可是明明是大哥哥问的问题,我也有很认真的思考。

 

但是大哥哥居然说我不认识。

 

怎么可能我昨天还陪着牛叔叔家的弟弟玩毽子了呢!

 

“我认识!我还和他玩毽子了呢!”

 

“你们也会一起踢毽子吗?”

 

大家都会踢毽子啊,陈塘关里的小孩子谁不会踢毽子吗?

 

哦,刘奶奶家的小弟弟就不会。

 

 

可能是我疑问的神情太明显,大哥哥又摸摸我的啾啾。然后告诉我,他说的那个人已经长大了,所以我不会认识的。

 

长大了的?

 

“我知道啦,大哥哥说的是自己对不对?”

 

大哥哥没有回答我,但是他笑着摸了我的头,所以我肯定说对了。

 

原来这么好看的哥哥小时候穿的也是红色的兜兜。

 

“那哥哥小时候也会扎着和我一样的啾啾吗?”

 

我不知道这种简单的问题有什么好想的。

 

但是大哥哥突然低垂了眉眼,好像这真的是个什么像你最喜欢爹爹还是娘亲的问题一样难的问题似的。

 

然后大哥哥站起身坐回到那块礁石上。

 

我猜可能是大哥哥觉得他一个男孩子小时候扎两个啾啾这件事太丢人了,所以他才没有说。

 

大哥哥小时候穿和我一样的红兜兜,扎和我一样的小揪揪,大哥哥长得这么好看,那我以后肯定也会长得特别好看咯。

 

这是一件太让人开心的事情了,所以我没忍住爬到礁石上亲了亲大哥哥的脸颊。

 

又麻溜的从礁石上爬下来在沙滩上开心的绕圈圈。

 

 

 

 

4.怪人说他在等一个不会来的人。

 

那天后我好久都没有再去过海边,我每天都要跟着夫子读书,还要跟着一个讲话磕磕巴巴的师父学法术。

 

我才六岁,怎么会这么忙呢?

 

太难了,做个孩子太难了。

 

而且我真的觉得我这个师父像个变戏法的,法术什么的不太像。

 

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他学,不然娘亲会生气的。

 

等我再一个人跑去海边的时候,我都已经七岁了。

 

也不再扎两个啾啾,那太不符合我的气质啦。

 

我也不再为一个好看的贝壳就能开心一天,我是七岁的大孩子了,怎么能做捡贝壳这种小事。

 

可我还是觉得六岁在海边遇见的那个大哥哥好看。

 

没有了啾啾,不去捡贝壳,但是好看的哥哥居然还坐在那块礁石上。

 

 

我开心极了,三步并两步的就跑到了大哥哥面前。

 

但我又怕大哥哥认不出我来。

 

我没有穿红裙子,没有扎揪揪,虽然还是那么可爱。

 

所以我像第一次那样捏着自己的裙裙边小心翼翼的问:“大哥哥,你还记得我吗?”

 

大哥哥的样子一点也没变,就连身上穿的衣服也还是那一身,我都怀疑大哥哥是不是做了一打这种样式的衣服。

 

这次好看的哥哥没有让我哭啦。

 

他摸了摸我的头,笑着问我:“怎么不扎啾啾了?”

 

也许是大哥哥的笑太好看太好看,才让我扯开了扎头发的丝绳,傻乎乎的让好看的哥哥给我扎揪揪。

 

完全忘记了我只有一根丝绳这件事。

 

说完我才想到大哥哥一个男孩子应该不会扎揪揪吧。

 

但是好看的人果然就是完美的。

 

好看的哥哥不仅给我扎好了啾啾,还变出了两块红色的布条给我绑好了。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是变出来的,因为我有个变戏法的师父。

 

我拽了拽头上的布条,然后问大哥哥“哥哥也有一个变戏法的师父吗?大哥哥的师父说话肯定不是磕磕巴巴的。”

 

大哥哥只是笑了笑。

 

果然只有我们家会找一个结巴当师父。

 

“你都不知道我师父有多好玩。我问他,师父,天上的神仙是不是很厉害。我师父说不。我又问不厉害也能当神仙,结果我师父要说的是不然呢。”

 

“我真的希望我师父下次能直接点个头就好。”

 

可能是我讲的不够好笑,所以好看的哥哥都没有在笑,反倒是出神的盯着海面,就像我娘每次想念我爹爹的样子。

 

所以我想了想问:“大哥哥也在等什么人吗?”

 

像我娘亲等爹爹那样。

 

好看的哥哥还是望着海面,但是却回答了我的问题。

 

他说。

 

“我在等一个不会来的人。”

 

 

不会来的人为什么还要等呢?

 

等人的大人都真奇怪。

 

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

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东西。卡在这里不知道我要整个啥了。

【藕饼】装睡的人(一)

“先说爱的人太容易输,最后走的人也没有赢。”

 

 

 

0

 

 

敖丙瞧上去是个冷清的人。

 

好似跟什么情呀爱呀都不挂钩。

 

但意外的,敖丙是一个容易被情爱迷了眼的人。

 

所以他可以全然看不见他爱的人是一个多么无情又残忍的渣男。

 

 

 

 

1

大概率来讲,一见钟情其实是不靠谱的。尤其是钟长情,钟至死不渝的情。

 

 

 

“你知道的吧,英雄救美,真的,烂爆了。”

 

敖凌说完还勉强给了个不失礼貌的笑。

 

反倒是坐在对面的敖丙甚是赞同的笑着点点头。

 

敖凌弹了一下咖啡杯,觉得温度还不适宜流过喉咙,借此翻了个白眼。

 

“可是,他真的,太帅了。”

 

“所以,哥你本质上也就是个颜狗?我还以为你的本体是棵修佛的铁树之类的。”

 

即使作为亲妹妹,每次看到她哥冷冷清清的样子,都觉得情爱二字都不配跟他哥沾上边。

 

这样的后果就是,敖丙=母胎单身。

 

敖凌一直坚信,不被情爱缠身,傲然独立在红尘中才是她哥的人生。

 

结果她太上忘情一道的老哥,突然就被英雄救了,突然就红鸾星动了。

 

“哥,只是几个小混混,我也能打得过的。”

 

敖凌试图让她被男色糊住脑子的哥哥清醒一点。

 

“但是,你不会有他这么帅。”

 

“你这只是对他金玉的外表的一种,欣赏而已,懂吗?”

 

“而且我以为这种桥段不太应该放在你身上。”

 

“你可以欣赏他,但是一见钟情真的不靠谱,他不靠谱,你知道吧。”

 

敖凌正绞尽脑汁的想词,突然发现当事人根本没在理她,而是低着头鼓捣手机。

 

敖凌挣扎着探过头去看手机屏幕。

 

等等,这个头像怎么有点眼熟?

 

 

 

 

 

 

 

 

2

 

 

等敖凌想起来这个人是谁的时候,敖丙已经要约对方吃一顿感谢饭了。

 

敖凌眼疾手快的在敖丙点击发送之前按黑了屏幕。

 

“我的哥哥哟,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的哥哥哟,这是李哪吒,你晓得吧?”

 

李哪吒,市长家的三儿子,号称陈塘关三太子,李氏娱乐的总裁,月月不落的出现在娱乐版上。

 

娱乐圈小鲜肉更新换代都没有他换男女朋友快。

 

的确是长了一张祸水的脸,但是我的哥哥哟,你清醒一点。

 

“我觉得这可能不是个巧合。”

 

“小凌,少看一点霸道总裁爱上你的小说有利于身心健康。”

 

“现在被小说情节欺骗的是你,哥哥。”

 

“这么明显的渣男人设,花花公子你看不见吗???”

 

“我只是单纯的感谢一下他。”

 

“我觉得不像。”

 

“那你觉得,我有什么值得被李哪吒觊觎的?”

 

“脸。”

 

“娱乐圈好看的人多了去了,不至于。”

 

敖凌突然被说服了。

 

三太子这种花花中的蝴蝶,也算睡遍百花谱了,应该对她哥这种不感兴趣吧。

 

而且她哥不像是会一夜在大床的人。

 

所以敖丙成功发送了消息。

 

也成功约到了李哪吒。

 

 

 

 

 

 

 

3

 

 

敖丙当然不是会玩一夜在大床的人,但他真的是为数不多的一见钟情的人。

 

所以,明明是一顿单纯的感谢饭,敖丙还是没法让自己不紧张。

 

他这么忙会不会突然有事不来?

 

他会不会觉得这里不够上档次?

 

我一会儿该跟他聊些什么呢?

 

没想到你的身手这么好?

 

你最喜欢哪个明星?

 

就在敖丙的紧张达到顶峰的时候,哪吒到了。

 

 

 

 

 

 

你永远拒绝不了身材超棒还穿着西装的男人,尤其这个男人还是你喜欢的人。

 

敖丙觉得那天的哪吒就足够迷人了。

 

可当哪吒坐下来,勾起嘴角冲他说“抱歉,来迟了。”的时候,敖丙又刷新了对哪吒迷人的认知。

 

这个男人只有更迷人的时候。

 

所幸敖丙还稳得住。

 

敖丙露出不轻易在人前展露的笑。

 

“是我来早了。”

 

“那下次,我们可以一起。”

 

敖丙在开心还有下次的同时,又有一点不是在一起的失落。

 

你暗恋的人永远最懂得怎么撩拨你的心弦。

 

因为他们什么都不需要做。

 

你的心就会不由自主又自觉地为他跳动。

 

 

 

这段饭并没有如敖凌期待的断掉敖丙和李哪吒的联系。

 

相反的。

 

敖丙对哪吒更上心了。

 

这个人的灵魂远比他的脸更让人心动。

 

他有些理解为什么哪吒有那么多的前任,这甚至不能怪他花心,因为没有人能忍住不为他倾心。

 

包括他。

 

 

 

 

 

 

 

敖丙甚至觉得他以前的生活太枯燥,那都不能称之为生活,直到他遇见了哪吒才有了生活的意义。

 

对此,敖凌甚至想打爆他哥的头看一看里面是不是被糊住了。

 

还是李哪吒用了什么巫术给他哥洗脑了。

 

这绝对不是她那个修习了太上忘情道的哥哥。

 

可她哥浑然不觉有什么不对。

 

每天实验也不做了,就捧着手机思考该怎么才能和哪吒进行愉快的聊天。

 

还要控制自己不能流露出一星半点的爱慕,生怕唐突到他的英雄。

 

 

 

 

 

 

哪吒当然知道敖丙的心思。

 

他一个二世祖,在这花花世界里玩过的时间大概比他敖丙这么多年睡觉的时间加起来都长。

 

只不过,他是被追求的一方,当然要等着鱼自己跳上来。

 

而且他觉得有趣极了。

 

你知道二世祖身边什么人最常见吗?

 

有钱人?

 

有权人?

 

是自荐枕席的人。

 

荐法千奇百怪。

 

通过人牵桥搭线,守在酒吧里假装什么酒后失身,偷偷爬上酒店的床上等等,还不包括专业场所的。

 

所以敖丙这种明明带着小心思,却只是请他吃吃饭看看音乐会的人,真的是有趣极了。

 

新鲜的东西总是容易获得关注。

 

所以哪吒也就培敖丙吃吃饭听听催眠的音乐会。

 

前脚礼貌的说下次见,后脚就同形形色色的人被翻红浪。

 

只有敖丙一个人为了和哪吒吃一顿饭而激动。

 

敖凌每次遇到他哥傻笑的场景都觉得,谁说世上没有魔法,爱情不就是最大的巫师。

 

只需要一个响指,一支羽箭,就可以让你非你。

 

===

之前的脑洞扩写。

脑洞真的很爽,码字也是真的很煎熬,尤其是我的文笔配不上自己的脑洞的时候。

【曦瑶】我好想你

1

 

 

20x9年8月11号,台风天,金光瑶突然在朋友圈里发了句:我好想你。

 

然后就枯坐在窗前听着大雨敲打玻璃的声音。

 

十年。

 

这十年里有三次因为台风放过假。

 

三天,一周,五天。

 

不管多久,金光瑶每次都只是坐在窗前入定似的听着声音。

 

他总觉得不只有雨水拍打玻璃的声音,他好像隐隐约约能听到蓝曦臣喊他的名字。

 

 

 

 

 

 

 

2

 

 

不知道你们的高中生活有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同学。

 

初中的时候大家还争论着班级里哪个女生好看,班里的哪个男生居然和几班的某某女生好了,高一开学的头一次班会上突然有人告诉你,他喜欢男生,而他本人也是男生。

 

那个时候你甚至还不知道男男文学,不知道这种文学叫耽美,不知道英文单词是GAY,你只会连着说几次卧槽。

 

然后默默的把桌子搬远了一些。

 

“他有病,别被传染了。”

 

“卧槽,老子可不想喜欢男人。”

 

“我居然还想给他递情书,他长得这么好看,居然喜欢男的?”

 

一时间,新同学新环境的不适都没有了,整个班级都团结在一起,因为有共同的话题和,敌人。

 

金光瑶并不在乎这些,如果在意他根本不会说出来。

 

不是有个笑话说,一个男生发觉自己喜欢男生,为了改变自己的病态就在手上带了皮圈,每次想到喜欢男生的时候就弹自己,希望疼痛能改变自己,结果他成了更病态的爱好者。

 

金光瑶对更深一层的病态不感兴趣,也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他独身一人, 不需要为了保护别人的尊严而严惩自己。

 

所以他坦坦荡荡又莫名其妙的公开了性向。

 

金光瑶以为自己是个另类,可没想到他们班的另类另有其人。

 

 

 

 

 

3

 

这个人叫,蓝曦臣。

 

 

 

 

 

4

 

 

其他人都多多少少避着金光瑶,连这所学校里传闻授道解惑的老师们也对金光瑶带了点不必言语的嫌弃。

 

好像他不是喜欢男人,而是什么恐怖传染病携带者,或者丑的人神共愤似的。

 

也不知道蓝曦臣到底是百毒不侵还是瞎了聋了。

 

 

 

 

 

 

 

5

 

 

未成年以前,我们对一个人表达厌恶的方式就是恶作剧。

 

所以趁着金光瑶上厕所的空档,几个男孩子拿着从女生那里借来她们修剪刘海的剪刀,从金光瑶的书桌里翻出他的作业本,准备以此为原料给金光瑶来一场散花式的恶搞。

 

剪刀刚碰到本子就被蓝曦臣制止了。

 

并警告他们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做了,他会跟老师打报告。

 

他们当然不怕蓝曦臣告老师了,毕竟老师们也不喜欢金光瑶。

 

可蓝曦臣说或者他可以跟老师说他们故意打扰他学习,然后蓝曦臣就手快的把自己的笔记本塞进某把剪刀下面并按着握剪刀的手咔嚓一下,笔记本就成了两半。

 

他们当然不怕金光瑶,可他们怕蓝曦臣。

 

因为他有个当教育局局长的家人。

 

所以他们只能骂骂咧咧的放下了金光瑶的本子。

 

而当事人金光瑶早就站在了教室门口,一直到这场恶作剧被迫收场才走进来。

 

路过蓝曦臣身边轻飘飘说了三个字。

 

有毛病。

 

 

 

神经病吧。

 

这是同学们听到这三个字之后的反应。

 

蓝曦臣好心好意救下了他的东西,他不感谢就算了还骂人。

 

果然喜欢男人的男人都是神经病。

 

可蓝曦臣也不介意,从地上捡起自己两半的本子扔进垃圾桶里,回到座位上复习上一节的知识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6

 

 

小孩子其实对性取向没什么太在意的。

 

刚开始的排斥其实也只是因为他不合群。

 

我们都喜欢女孩子,就你一个喜欢男孩子,不和我们一样,不行。

 

可久了,就没那么在意了。

 

虽然听他们说了之后家长们如临大敌似的,让他们一定要远离金光瑶,还想打设法的让自己的儿子不和金光瑶一个宿舍。

 

可叛逆期的孩子们其实没那么听话。

 

他们甚至觉得有趣。

 

渐渐的金光瑶有了几个说得上话的朋友。

 

还知道了耽美文学,有几个女同学说他简直就是小说里的美人受。

 

金光瑶只是意思意思的哼笑一声,继续看他手里的书。

 

这几个女同学,又默默在美人受前添了两个字。

 

冰山。

 

反倒是最开始的蓝曦臣并没有跟别人想象中的和他成为什么死党之类的。

 

 

 

 

 

7

 

 

高二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

 

让金光瑶的人气骤然达到了顶峰。

 

他和他的小对象被叫家长了。

 

那天下午在级部主任办公室里,金光瑶简直把这一辈子要挨得骂都挨了。

 

可冰山美人之所以能被称为冰山也许也在于他冰山一般坚硬的心理素质。

 

他的小对象,哦,迅速成为前任的小对象,在级部主任、班主任、他的父母面前声泪俱下的保证他以后一定和金光瑶老死不相往来。

 

也向老天爷发誓这辈子绝不可能喜欢男人。

 

不知道老天呀那个时候有没有打瞌睡,是不是听到了。

 

反正后来金光瑶还是收到了这位已经转学了的前任发来的思念短信。

 

但金光瑶这种酷哥根本不存在吃回头草的情况。

 

事情发生后,有些家长要求学校开除金光瑶的学籍,但没有成功。

 

具体原因不明。

 

同学们也不在乎。

 

只是心里突然对金光瑶多了点崇拜。

 

连老师都搞不定的学生哎,这也太酷了吧。

 

金光瑶本人呢,丝毫没有收敛。

 

谈恋爱,课上睡觉,在学校的树林里和小男友打啵,甚至有外校的男生专门翘课来跟他表白。

 

一时间,金光瑶三个字,好像你不知道就是什么土老帽似的。

 

 

 

 

 

 

8

 

 

有时候太肆意的人生是会被老天爷嫉妒的。

 

这时候你就要被迫转向另一条命途。

 

可金光瑶不明白这跟蓝曦臣有什么关系。

 

 

 

 

 

 

9

 

 

23层玻璃掉落的几率有多高?

 

如果再加上台风的助力呢?

 

台风可怕吗?

 

当然。

 

只需要一块玻璃就可以让你的世界分崩离析。

 

这个世上再没有那个用自己的笔记本换金光瑶作业本的蓝曦臣了。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街道上都洋溢着劫后余生的喜悦,台风终于过去,露出了几日不见的朝阳,潮湿气被阳光从骨缝间吸走,然后带给你刺骨的寒意。

 

离开学还有17天。

 

永远的17天。

 

 

 

 

 

 

10

 

 

金光瑶去参加了蓝曦臣的葬礼。

 

小小的雏菊被轻轻的放在一旁,即使这种时候,金光瑶仍旧是个冰山美人,只有轻柔的动作带着他的柔情。

 

放完花的手其实很想摸一下蓝曦臣脸上的疤痕,但金光瑶克制住了,他沉默的向一旁蓝曦臣的家人鞠躬,看着他的母亲哭得不能自已的样子微微皱眉。

 

却一言不发的离开。

 

三天后却又在医院里见到蓝曦臣的妈妈。

 

蓝妈妈来的时候金光瑶刚刚醒过来,脸色苍白,对医生的询问一言不给,不配合,甚至有点反感。

 

这种沉默一直到蓝妈妈的到来才停止。

 

蓝妈妈给他带来了蓝曦臣的日记本。

 

“你要好好活着,替我的曦臣好好活一活。”

 

“这世上比同性恋值得恐惧的东西太多了。”

 

“都是我的错。”

 

刚刚失去儿子的母亲在金光瑶的面前掩面而泣,哭她的儿子,哭她的偏见,哭让儿子带着最深的遗憾离去。

 

金光瑶慢慢伸出手握住蓝妈妈放在床边的手。

 

“我不会再自杀。”

 

“我会替他活着,也会照顾好您。”

 

 

 

 

 

 

11

 

 

高三的金光瑶突然低调了很多。

 

戒掉了恋爱,认真做起了题,一做就是双份。

 

偶尔会看见他朝着窗外发呆,但问他他也不回答。

 

他的朋友之一的女同学某天突然问他,在他交往过的男朋友里最喜欢的是哪一个?

 

金光瑶低着头认真的算题,朋友等了会儿没等到自觉没趣的站起身,正巧算完题的金光瑶突然回答。

 

“最开始的那一个。”

 

女同学想了想也没记起来金光瑶的初恋男友是谁,但还是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果然初恋都是白月光。”

 

冰山美人突然笑了一下,很快又冷着脸去算下一页的题。

 

被惊艳到的女同学又相信了几分初恋就是金光瑶的白月光朱砂痣。

 

但从头到尾金光瑶都没说过是他的初恋。

 

他说最开始的那一个。

 

是用一本笔记本开始的那一个。

 

但谁都不知道。

 

 

 

 

 

 

 

12

 

 

所以十年后这位女同学还在朋友圈下评论。

 

瑶瑶,你果然还是忘不了初恋。

 

他的初恋是谁他早就忘了。

 

但最开始的那一个在他的血肉里刻的太深了。

 

台风来吹不走。

 

太阳烤不化。

 

时间带不走。

 

但蓝曦臣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杂念。

 

那本日记本里蓝曦臣不解的写着,为什么人们要对同性恋有这么大的偏见呢?

 

我羡慕金光瑶的勇敢,我希望这样的他可以一直勇敢而幸福的生活。

 

今天金光瑶被家长骂了,我希望以后可以有更多的人给他善意。

 

你看。

 

蓝曦臣的援手是因为他与生俱来的悲悯。

 

那在日记本最后一张空白页上用小刀轻轻划出来的我爱你,又是为什么呢?

 

 

 

 

 

 

 

13

 

 

蓝曦臣喜欢上了金光瑶,蓝曦臣知道,金光瑶也知道了。

 

金光瑶爱了蓝曦臣,蓝曦臣什么时候能知道呀?

 

 

 

 

14

 

只有我知道我爱你。

 

 

---------END

好久没写文了,先用刀练练手,找一下甜文的感觉。果然旧不练手文笔就会越来越烂。。。。。

【藕饼】火葬场追妻脑洞

想看吒男追妻火葬场的梗,就是那种前期哪吒就渣,但是先说爱的人就是输家,所以敖丙就靠着一腔爱意选择性无视哪吒的渣。

 
 

只要他看不到哪吒和别人的花里胡哨,他就可以当做哪吒就是去谈合作而已。

 
 

像三太子这种境界的人,你不跟他说,他是不会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的

 
 

陪客户喝喝花酒,跟各种莺莺燕燕不拒绝不承认。

 
 

失望堆积到一定程度,敖丙就对哪吒失去了期待,也明白光靠他自己的一腔爱意是没什么用的。

 
 

所以毅然决然的跟吒男say拜了。

 
 

火葬场的灵魂就是,一定是失去了才顿悟

 
 

啊,原来我早就爱上了敖丙。

 
 

敖丙就是我的白月光,就是我的朱砂痣,就是我追不回来的高岭之花。

 
 

洗心革面的哪吒在一顿火葬场的洗礼之后肯定能重新拥有敖丙。

 
 

但是!

 
 

什么失去期待。

 
 

什么头也不回。

 
 

都是假的。

 
 

都是敖丙对哪吒进行的教学。

 
 

他当然舍不得离开哪吒。

 
 

但敖丙深知如果他还是这样所谓默默陪伴在哪吒身边,以哪吒的粗神经这一辈子可能都没有什么改变。

 
 

可能他们还是会结婚。

 
 

但肯定不是敖丙想要的婚姻。

 
 

所以敖丙就换了种方法。

 
 

事实证明这种新的方法是很管用的。

 
 

一味地不求回报的付出只能是白费。

 
 

让对方知道你都做了什么,什么是只有你肯为他做的,也让他知道如果不珍惜,那么你可以抽身而去,如果他真的是那个值得的人,你要信,他会向你走来,然后一辈子不会走。

 
 

想看!!!

 

哪吒一定不能跟敖丙打水仗,玩到兴起很容易一条海兜头泼下来。。。


“今日,我便同你了却这段因果。”

【聂瑶】膏药

1


走路不看道,膝盖活该肿。


说的可能就是此刻瘫在床上装可怜的金光瑶。


但聂明玦完全不为所动,在金光瑶可怜兮兮的眼神里吧唧就把膏药贴了上去。


云南白药的味道从膝盖直冲天灵盖。


金光瑶觉得贴完膏药膝盖会好,但可能他会被熏成傻子。


他是真的没有一星半点对膏药的喜爱。


要不是他武力不足以让他逃窜,早在聂明玦从药箱里找出膏药的时候他就能蹿出家门。




2


聂明玦还蹲在床前认认真真的把贴在膝盖上的膏药抹平,强迫症就见不得贴的有一丝不整齐服帖。


金光瑶使坏般的把膝盖抬到聂明玦鼻子下,希望给他来一个来自膏药味的灵魂一击。


聂明玦憋着气提着药箱去放回原处。


金光瑶翻个白眼,有本事晚上睡客房。




3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金光瑶总觉得聂明玦一走,少了一个人呼吸,屋子里的膏药味比之前更浓了。


金光瑶一瞬间发掘了膏药的第二用处。


感冒鼻塞的时候闻一闻,保证一通到底。


金光瑶挪到窗边一边深呼吸一边唾弃聂明玦留他一个人在膏药味里受罪。





4


睡觉的时候金光瑶都替聂明玦想好了一百条跑去客房睡的理由。


什么怕压到他的腿啦。


什么怕控制不住走火啦。


聂明玦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就对上了金光瑶阴森森的目光。


但聂明玦一点都不怕。


还能顺嘴问一下要不要换一贴新膏药。


金光瑶冷哼问你是不是想让我被膏药熏死,然后把那个小妖精带回来?


聂明玦回到浴室挂好毛巾,慢蹭蹭的走过来。


我想能快一点和你被翻红浪。


说的好听,还不是嫌膏药难闻。


聂明玦点点头,所以还是换一贴新的,长闻不如短闻。




5


最终还是被聂明玦强制换了一贴新膏药。


出于报复心理,金光瑶特意用贴着膏药的腿压在聂明玦腿上。


聂明玦什么也没说。


只是时不时就摸两把,再捏一下大腿根。


金光瑶不顾自己带伤在身硬是挪去客厅拿了两贴膏药强制贴在了聂明玦脖子上。


然后。


抱着被子挪去了客房。


————


我真的被膏药熏的神奇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