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安

考研冲刺,暂停更新。

他是身着金衣的大祭司,而我注定是祭坛下叩拜的教众。

心心念念着终于盼来了西普宝,拆封之前格外的紧张,虽然我也不知道在紧张些什么。

可能潜意识里觉得是得焚香沐浴之后才能翻阅的。

第一张写真就是仙雾缭绕的圣境,主上坐在仙宇楼阁里,旁边是他的宠物,朝着新来的圣徒随意慵懒的望来。

台下跪拜的圣徒不知天高地厚的直直的望进主上的眼里,骤然掉进一场狂欢。

恩,是狂欢。

翻的时候极慢,也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

每一张,每一种风格,我都很喜欢。

事实证明扫图比不上看现图来的好看,现图比不上真人来的惊艳。

从成熟到青涩再到如梦似幻。

我喜欢半张脸都隐在帽子里像极了祭司的他,喜欢穿着白衬衣站在乱石杂草的他,喜欢不好好穿衣服香肩半露的他,喜欢帽檐深深的扣下来像极了幕后黑手的他,喜欢在街头看风景的他。

每一个都是他,每一个又都不是他。

所以张艺兴我求求你快接个斯文败类或者病态狂魔的绝色吧!!!

游戏人间的花花公子,不可一世的富贵王权,蔑视众生的魔教教主,沾染血色的黑道教父。

想看想的不能自已。

翻到后面有几张和啤酒一起拍的写真。

我斟酌了一下觉得啤酒瓶可能是空的,虽然他怎么喝都不会醉。

我的良心不痛。

想象一下,他穿着白色衬衣,领带松散的挂在脖子上,最上面的两个扣子被解开,随意的靠在吧台上,晃晃手里的红酒,一饮而尽,你尚未来得及喊一声帅气。他却迅速绯红了脸颊,眼神涣散迷离,噔的一声红酒杯落在地上,他把本来就松散的领带撤下来,直直的朝着你走来,你还没来得及感叹你此刻宛如霸道总裁面前的灰姑娘,他却突然拽着你的衣角喊你,妈妈,我的小兔子去哪里了。

是不是也挺萌?

说好别打脸。

反正我在翻专辑的时候脑子里全是各种场景。时不时就得把自己的灵魂献给这位美的不可方物的主上。

恩,我已经想好他要穿什么样的衣服来接我去教堂了。

【观感】《东方快车谋杀案》

——要么是对,要么是错,没有灰色地带。

人性是神奇的东西,这甚至比人类的起源,末日的来临更令人费解。

人格面具的意思是所有扮演的社会角色的总和,可这个结果是未知的。

教授,医生,管家,助理,列车员,公主,传教士,地理老师。

警察,保姆,教母,家庭教师,司机,外婆,妹妹。

这一张张面具被阿姆斯特朗这五个字串在一起,编织成快车上笼罩的网。

不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你要为这个世界贡献多少张或精巧或丑陋或普通的面具。

就像坐上车之前的侦探,也不知道原来他是这辆快车上多余的人。

最后的场景我个人觉得像极了最后的晚餐。

耶稣对着12个门徒坦言有一个人将要出卖他。

侦探对着在座的乘客们说我们中有一个杀人凶手。

这个人就是在场的每一个人。

Once you eliminate the impossible, whatever remains, no matter how improbable, must be the truth.

所以侦探说第二种要复杂的多。

杀人的过程仿佛是在执行宗教仪式,接过代表着正义与仇恨的匕首,在罪恶的源头上斩断恐惧的来源。

从此,你我重获新生。

最后,外婆拿过那把沾满鲜血的长刀,狠狠的扎下去,却突然哭出声。

那一刻,不知道是解脱的悦,还是往事的伤。

最后的场景是戳泪点的,我说我自己的泪点。

小黛西是善良与纯洁。

雷切特是罪恶与仇恨。

复仇者是救赎与黑暗。

一条人命,见证了十二个人性的扭曲,破碎。

一比十二,很难说这道题是划等号,还是小于号。

最后的场景是快车里的“杀人犯”迎着落日的余晖奔驰而去,休假的侦探为了尼罗河的密语反向而去。

愿日后我与诸位不复再见,那个该死的真相就留给上帝他老人家自己知道去吧。

【清伦】一沁芳泽


邓伦喜欢占李沁的便宜,尤其是她的名字。

他第一次喊李沁“沁”的时候李沁愣了几秒才回应,却还是被邓伦占了便宜。

李沁抬头应了一声,不成想邓伦吧唧一口就亲在了她脸上。

李沁惊愕又蒙圈的望着邓伦,邓伦心情特别好的趁着人没反应过来又偷偷亲一口。

并在李沁开口之前说,我问你亲?是你自己回答恩的。

不怪我。

不怪你难道怪我吗?

李沁心里有狠狠拽着邓伦的小人撒气。

后来李沁就不准邓伦喊她沁了。

再后来李沁天天追着邓伦让他喊自己沁。

倒不是家庭地位扭转了。

而是邓伦开始不分人前人后的喊她沁沁。

第一次听见的时候李沁下意识的捂着嘴往后退了好几步,旁边的人都一脸惊愕而蒙圈的看着她。

李沁干笑几声放下手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朝偷笑的邓伦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过了一会儿李沁正低着头扣扣子,邓伦突然凑过来在她嘴上轻轻点了一下。

李沁这次反应极快的捶了邓伦一下。

邓伦捂着肩膀,一脸痛苦的说,若是能用肉体的疼痛换的美人的香吻,也不枉这苦痛了。

李沁被他挤眉弄眼的样子逗的哈哈大笑。

后来,这两个称呼她都习惯了,也习惯了邓伦会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凑过来偷偷亲一口,占的依旧是名字的便宜。

若你下次听见他喊,沁和沁沁记得捂住眼睛,因为我怕你被他俩的爱情甜的牙疼。

————————
就是个小段子,带娃记和完整版不太一样,我又懒得推翻重写,所以可能会开几个小段子。

【清伦】爱情的力量

3

喂猪的时候比割猪草的时候要容易讨人喜欢的多。

两个孩子站在猪圈前一瓢一瓢的舀着猪食,两个妈妈在一旁剁猪草。

四五岁的小孩子真的超级萌,李沁整个人都要被小小春圈粉了,当然自家闺女也很萌啦。

不过最萌的那个嘛。

当然是邓爸爸了。

李沁望着噔噔噔一个人跑过来的邓伦这么想。

陈太太顺着李沁的目光望过去也发现了独自跑过来的邓伦。

陈先生还在和几位先生聊天,享受着难得的清闲。

这位年轻的实习爸爸却一心挂念着自己的女儿,节目组还没宣告任务结束就跑过来。

这个设定明显不成功。

陈太太看了一眼还沉浸在喂猪的喜悦里的孩子们,再扭过头看看眉眼笑弯弯的李沁,了然的挑挑眉装作没看见的低下头继续和猪草缠斗。

邓伦在李沁身前停下来,李沁也学陈太太低下头继续剁着猪草。

邓爸爸似乎是调整了一下急促的呼吸和急切的心情,才在李沁身旁蹲下来。

伸出手轻柔又不容拒绝的从李沁手里接过刀接手这已经接近尾声的任务。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也没有看向对方。

目光都放在猪草上,可旁人却偏生觉得这两个人早已沉溺在对方的眼神里。

岁月静好,抵不过孩子们的,热情。

小山竹回头就看见自己的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开心的扔掉手里的瓢。

开心的跑到自己爸爸妈妈身旁。

爸爸,爸爸,你怎么来了。

邓伦抬起头笑着回,我怕累着你和妈妈所以过来了,小山竹见到爸爸开心吗?

开心!我有帮妈妈做任务哦。

闺女真棒,快来爸爸奖励一下,抱一下。

邓伦放下手里的菜刀,朝小山竹伸开双手,在小山竹冲进爸爸的怀里之前李沁快速的把沾在邓伦衣服上的草拿了下来。

小山竹抱着爸爸,然后抬起头对自己的妈妈说,也要妈妈抱抱。

李沁便靠近一点环住了父女两人。

【清伦】爱情的力量

2

村长在旁边笑着问认识吧?

邓伦还沉浸在喜悦里没有转过劲来,傻愣愣的扭过头回认识认识,我们是,朋友。

李沁偷偷松口气,真是感天动地你没有嘴一抖说出来是男女朋友。

幸亏他们只是实习爸妈,放在他们身上的注意不是很多,所以邓伦才能在村长去跟其他人说话的时候这么明目张胆的,撒娇。

小山竹可喜欢你做的饺子了,都不让我吃,我好不容易才能吃到一个。

沁沁,我还想吃你做的饺子。

李沁试图跟邓爸爸讲道理。

我就负责煮了一下。

就是因为你煮的才分外好吃。

讲道理失败。

解救李沁的是节目流程。

但她其实不是很懂为什么要把她和神预言的陈太太放在一组。

大哥的夫人不能惹,神预言家不能惹。

闺女啊,娘亲现在只求你能给力一点,替娘亲分担一下镜头啊。

李沁摸着小山竹的脑袋默默祈祷。

只是李沁没想到这个过程里最给力的居然是小小春。

一场小小春与猪草与饥饿的斗争完全吸引住了陈太太的注意。

李沁一边仔细看着自家闺女一边暗自开心。

直到她们背着草从几位爸爸待着的房子路过之前。

几位爸爸终于翻身不用带娃不用干活,笑声恨不能直上云霄。

小小春和小山竹站在上面喊爸爸的时候,说实话李沁是不太希望被屋里的人听到的。

毕竟他太了解邓伦的脾性,他绝对会冲出来的。

怕是还会第一个冲出来。

所以小小春再这么给力的时候,李沁再也没之前那么开心了。

因为邓伦和陈先生两个人并排着冲了出来。

李沁不动声色的想把闺女放到身前以期拦一下邓伦。

但不成想闺女不太给力的去了一边。

邓爸爸畅通无阻的冲到了李沁身前,带着点喘气问怎么了。

李沁勉强维持着微笑回没什么事。

就是陈太太看你们聊的太嗨心理不太平衡。

李沁侧了一下身子,邓伦就看见了她背在身后的篮子。

手自然的托上去,一边担心的说这么重。你背的动吗?

李沁敢保证要是她说一个重字,邓爸爸绝对能做出抢她背篮的事来。

李沁拽拽背篓说不重。

李沁这么说邓爸爸当然不好再上手背了,所以邓爸爸一只手替李沁托好背篓,一只手冲着自家闺女招招手。

小山竹噔噔噔跑到爸爸妈妈身前,邓伦弯下腰拍拍小山竹的小脑袋。

山竹要听妈妈的话,和妈妈一起完成任务好不好?妈妈一个人很辛苦的。

小山竹特别乖巧的点点头。

邓爸爸很想给自己听话的闺女一个奖励之吻,但是节目组提醒她们还接着完成任务了。

所以邓爸爸轻轻捏一下宝贝女儿的脸,目送着母女俩和陈太太小小春一起前去喂猪。

等到四个人的背影看不见了,邓伦还痴汉的望着远处,陈先生拍一下邓爸爸的肩膀,笑着往屋里走,邓伦又回头看了一眼才跟在陈先生后面进了屋。

来报团取暖吧

651227964

做好事不留名请叫我女王大人,大家来报团取暖,我独自学习。

【清伦】因为遇见你


不是我不更另一篇,实在是我一个考研党还没看完,中午吃饭的时候挤时间也只看到花轿的我。
为了给坑里的小伙伴发粮,蹲厕所挤时间码了这篇,就问你们感动不感动吧!
这一对怎么能这么甜!

————————————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李沁和邓伦是因为拍《白鹿原》关系变好的,但这其实是道送命题。

李沁和邓伦在白鹿原里没什么对手戏,在楚乔传里也神奇的没一星半点的对手戏。

白鹿原让他俩在记忆里给这么个人编序,楚乔传让他俩给彼此换了个身份。

而中间起了红娘作用的是欢乐颂2。

那天邓伦正在剧组拍戏,李沁正赶上和他在同一家酒店休息,经纪人提了一嘴说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李沁摊尸在沙发上特别认真的思考这个没啥含金量的问题是,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迎进门来的是放荡不羁的谢童的扮演者邓伦。

李沁本着女演员的自觉调整了一下自己摊尸的方向,力图不吓到邓伦。

挣扎着准备站起来的时候,邓伦笑盈盈的献宝一般的伸手递给李沁一张卡片。

想到情书的人怕是按了快进键。

李沁在经纪人嫌弃的眼神里坐直身子,一边说谢谢一边接过来。

翻开一看哪是什么卡片,是带着真人签名的涛姐的照片。

李沁拿的角度不对,还不小心蹭糊了一块,老样子是刚签的。

李沁很喜欢刘涛演的霓凰郡主,但这件事还真没几个人知道。

李沁一边小心翼翼的把照片放好,一边笑着喊还傻站着的邓伦坐下。

邓伦傻乎乎(?)坐在了李沁旁边。

不知道是不是经纪人的错觉,邓伦一坐下,经纪人就瞬间觉得自己多余了不少。

这种感觉在三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尤其强烈。

男士给女士拉开凳子,是礼仪没啥问题。

让女生先点餐,也没问题。

直勾勾的看着对方讲话,可能也没啥问题。

直到李沁去厕所的时候,经纪人听见邓伦小声念叨,啊,原来沁沁喜欢吃苦瓜,这个好苦的,没关系,我可以慢慢适应。

原来沁沁喜欢吃这个,下次可以多点一些。

沁沁?你是不是太自来熟了一点?

喜欢吃苦瓜?如果觉得健康才吃也算喜欢的话。

苦?废话,不苦能叫苦瓜吗,苦瓜不要面子的吗?

你慢慢适应,等一下,你慢慢适应?

你为什么要慢慢适应,为什么你要慢慢适应?

因为我喜欢沁沁啊。

邓伦望着一脸震惊的经纪人笑着回答。

经纪人已经不知道是骂自己蠢居然问了出来,还是该夸自己机智了。

尴尬慢慢围绕过来的时候女主角闪亮的回来了。

哎,你们两个在聊什么。

没什么,经纪人说让我们可以多聊聊,增进一下感情。

经纪人在李沁询问的眼神中如同塞了一嘴苦瓜一般艰难的点点头。

对,感情,感情。

那之后邓伦果然时不时就会给李沁发信息。

小到几点起床,大到要接的剧本。

李沁也神经大条的完全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直到拍楚乔传的时候。

李沁跟邓伦是没什么对手戏的,所以一般收工的时间也不一样。

那天巧的是邓伦是最早收工的一个,李沁是最晚收工的。

横店的夜晚并不寂静。

灯火闪亮,各个剧组里依稀传出的人声。

李沁抬起头就看见拿着外套等着她的邓伦。

之所以知道是在等她,是因为邓伦手臂上挂着的是李沁的外套。

粉嫩嫩的,挂在邓伦的手臂上居然意外的和谐。

李沁伸手想从邓伦手里拿过外套,邓伦避开李沁的手,笑着展开外套示意李沁张开手。

李沁一边犯蒙一边乖乖伸手穿好外套。

邓伦低下头替她整理衣领,他呼吸的气息扫过李沁的脸颊,然后李沁晕晕乎乎的就听见邓伦用格外好听的声音在她耳边说。

这种穿衣服的事当然得由男朋友来做了。

男朋友?

乖,女朋友。

邓伦拍拍李沁的头轻柔的说。

大概是横店的夜晚太容易催眠一个人,也许是那天的邓伦太温柔,李沁居然就特别快的接受了男女朋友的角色转换。

当然,经纪人说是因为邓伦太会装大尾巴狼!

尾巴长不长李沁不知道,但这个男朋友她很满意倒是真的。

——————————
大家有啥想看的脑洞或者梗也可以和我聊哦,我可以督促大家写文或者如果大家不嫌弃我也可以找时间给大家补脑洞。
爱大家,爱清伦!

【清伦】爱情的力量(试水)


首先,最新一期BB5我还没看呢,只看了零散的他俩的片段,但这不耽误我萌上他俩。
其次,拉郎是拉郎,现实是现实,所以请不要信以为真。
最后,我到底为什么每次都能喜欢一个冷cp!求同好。
试水的原因是如果不让萌,那我就改成圈地自萌。

——————————————

接到BB5的邀请的时候,李沁是想拒绝的,先不说她一点经验都没有,但这个噱头,妈妈团,她就想拒绝。

虽说是实习妈妈,又打的好友名号,但知道真相的她还是觉得,怕被扒皮。

尤其妈妈团里还有个号称神预言的陈太太在,她还是怕在节目上直接被预言的。

后来,接这个节目是因为邓伦打电话给她,支支吾吾的说好久没见她,所以才自作主张的,希望她不要生气,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希望和自己“闺女”一起见到她。

刚一下车就遭遇了陈太太的一记重击。

“那你今天会很尴尬,老公也不是你的,孩子也不是你的。”

李沁靠提前做好的心里建设接对呀,真的会尴尬。

当然会尴尬,尴尬的是这个一群人哭着喊着叫老公的人,是她老公预备役,现男友,但还要保持围笑的说就是好朋友,希望他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就问尴尬不尴尬,尬死了。

做饭的时候杜太太见子心切,其他太太们也心心念着见到孩子和老公会是什么样子。

大概只有她是带着几分忐忑和拒绝的。

毕竟,她真的挺怕邓伦控制不住他自己个儿。

但为了不饿到自家“闺女”,李沁还是拎着篮子硬着头皮上了。

但幸好,没在早饭的时候直接遇上,毕竟她还真的怕邓伦没忍住给她一个 morning kiss 。

掀开花轿之后虽然李沁先跟面前的小姑娘笑着say hi ,但还是忍不住分给了邓伦一点注意。

果然看到邓伦傻笑着跑过来,还意图抱她下去。

李沁象征性的往后避开,带着点警告的问“你这是要抱我下去吗?”

背对着镜头的邓爸爸有一丝小委屈的握住李沁伸出的手,把她拉下来。

李沁在跳下来的时候偷偷挠挠他的手心。

邓爸爸就又变成了开心的样子。

【聂瑶】感冒

北方的乍冬之时,气温起起伏伏,比股市的波动还扰人心烦。

中午的暖阳配上呼啸着恨不能把头皮都吹走的风,穿厚衣服也不是,不添衣也不是。

金光瑶就在这种左右不是的天里,患了风寒感冒。

头一天晚上还能和他家的老聂打打嘴仗,第二天清早起来就有气无力了。

偏巧,老聂今天有个棘手的案子走的早,金光瑶醒来的时候,整个房子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感冒除了折磨肉体,还蹂躏心灵。

往日里不黏人的人无理取闹一般的非想着自己的恋人能陪在自己身边。

金光瑶从衣柜里翻出件厚一点的大衣,迷迷糊糊的往身上穿的时候才发现是他们家老聂的。

长了好一截的大衣挂在身上,金光瑶就又忍不住想耍赖待在家里。

可不行。

赌气一般的把老聂的大衣扔在床上,又去想老聂今天穿的衣服多不多。想了想又觉得有几分多余,老聂的体格倍棒,一年到头也少有感冒。

反倒是他,春秋之季少不了要咳上几天。

可不要发烧才好。




人总说怕什么来什么。

金光瑶觉得感冒这家伙简直是“有求必应”的恶魔。

下班回家的时候整个人都迷迷瞪瞪的,世界在打转,房子在打转,就连从厨房里出来的老聂都在打转。

老聂看了他一眼,就匆匆把手里的菜放到餐桌上,几步走到金光瑶面前,温热的手掌附上额头。

金光瑶觉得感冒的燥热都被消去了几分。

“你呀,我一天不嘱咐你,你就发烧了?”

金光瑶软了身子靠在老聂身上。

“那,谁让你偷懒的。”

老聂觉得发烧的阿瑶格外的软,像一个小不点一样。

但老聂不太喜欢这个小不点。

因为他舍不得阿瑶感冒难受。

餐桌上的菜来不及拿回厨房温着,老聂拿了车钥匙就要揽着金光瑶往外走。

金光瑶轻轻拽了一下老聂的袖口,从晃悠的衣架上替老聂拿过风衣来。

老聂快速的穿好,又替金光瑶紧了紧衣服,才推开门。


金光瑶特别乖的伸出手扎好针,另一只手还拽着老聂的袖子,蓝曦臣这些年早就习惯了。

扎好针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病房。

老聂就顺着坐在床边,替金光瑶掖好被角。

“睡一觉,睡起来就能回家了。”

金光瑶蹭蹭老聂的手听话的闭上眼。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瞪瞪就觉得自己被老聂背了起来。

蓝曦臣小声跟老聂说了什么,他也听不真切。

整个人窝在老聂背上就什么都不想去想,老聂会替他把什么都想好的。

就像明天睁开眼就能看到老聂像往常一样,在他额头上落下轻轻的一个吻,喊他起床吃饭,然后两个人窝在家里一天。

做什么都好,只要他和老聂一起什么都是最完美的。

—— ——————————
作为一个感冒的单身狗我居然没有报复社会。
感动

我希望你们一眼就能看见它~